修行百科

广告

巴哈伊教至师——巴孛

2012-09-29 20:22:23 本文行家:无限爱的爱者

巴孛(Báb,1819年10月20日-1850年7月9日),原名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波斯设拉子商人,巴比教的创立者,巴哈伊信仰三个中心人物之一。

巴孛巴孛

巴孛 - 简介

  巴孛(Báb,1819年10月20日-1850年7月9日),原名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波斯设拉子商人,巴比教的创立者,巴哈伊信仰三个中心人物之一。1844年5月23日,他宣称自己为伊斯兰教什叶派预言的卡伊姆(或马赫迪),他以the Báb作为自己的称号,意即“大门”。他启示了大量的书简,说明了自己弥赛亚的地位,新信仰的教义,构成了新的宗教律法。他的启示最终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支持者。新信仰遭到了伊朗什叶派神职人员的反对,并遭致伊朗政府的镇压,数以千计的信众(即巴比信徒)被迫害和屠戮。1850年,巴孛本人30岁时,在大不里士被枪杀。



  巴哈伊信徒认为,巴孛是以利亚和施洗者约翰的再来。而巴哈欧拉,巴哈伊信仰的创立者,是巴孛的追随者,则声称自己完成了孛巴的预言,是“上帝将要显圣的他”。

巴孛 - 生平

早期生活

  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生于1819年10月20日,波斯设拉子的一个中等商人家庭。父亲为赛义德·穆罕默德·里达,母亲为Fátimih Bagum(1800-1881),设拉子一名富商的女儿,她后来成为了一名巴哈伊。巴孛的父亲

巴孛十岁前的书法练习巴孛十岁前的书法练习

早年去世,由一位舅舅,哈吉·米尔扎·赛义德·阿里抚养成人,该舅舅亦为商人。他宣称自己从父母两支都是随伊玛目·侯赛因的穆罕默德的后人。他在设拉子时,他舅舅送他去学校,就读了六七年。在15到20岁时,他和舅舅一起继承家业,成了伊朗位于波斯湾附近布什尔省的商人。一些他早期的文献显示,他并不热衷于运作家族生意,而更乐于研究宗教文献。 当时有人形容他为“一个非常沉默寡言的人,如非必要,绝对一言不发。他甚至不回答我们的提问。他常常沉浸于自己的思索中,全神贯注地反复祈祷和吟诵诗节。人们形容他是一个俊美、留着小胡子、穿着整洁的人,穿着绿色的披巾和黑色的头巾。”

  一位英国的医生形容他说:“这是一个温和美貌的年轻人,身材较小,在波斯人中很平常,有着一副优美的嗓音,深深打动了我。

婚姻

  1842年,他与Khadíjih-Bagum(1822-1882)结婚,他时年23岁,妻子20岁。她是设拉子一户富商的女儿。他们婚姻生活幸福,育有一子,艾哈迈德,在他出生的当年即夭折。他妻子以后未育,两人在设拉子的一间普通民居与巴孛的母亲同住。后来Khadíjih-Bagum成为了一名巴哈伊。

谢赫运动

  18世纪90年代,谢赫·艾哈迈德(1753–1826)成为了什叶派伊斯兰内宗教运动的领导者。他的追随者被称为谢赫派,等待卡伊姆,或马赫迪的降临。谢赫·艾哈迈德过世后,领导权传至拉什特的赛义德·卡齐姆(1793–1843)。

  1839-1840年间,巴孛去往伊拉克朝圣,大部分时间停留在卡尔巴拉附近。据信他在那里与谢赫派的首领赛义德·卡齐姆会面,后者对前者评价颇高。据信,巴孛出席了赛义德·卡齐姆的多场演说,但这段经历未被文献记载。

  在1843年12月过世前,赛义德·卡齐姆劝说他的追随者走出家门,寻找马赫迪,因为据他预言,马赫迪很快就会出现。他的追随者之一,穆拉·侯赛因在清真寺守夜40天后,旅行去往设拉子,在此处会见了巴孛。

向穆拉·侯赛因宣示

  在穆拉·侯赛因到达设拉子不久以后,他就与巴孛见面了。1844年5月22日夜晚,穆拉·侯赛因受邀前往巴孛

1844年5月23日巴孛于伊朗设拉子宣示1844年5月23日巴孛于伊朗设拉子宣示

寓所,当晚,他告诉巴孛说他正在寻找卡齐姆可能的继任者。巴孛私下告诉穆拉·侯赛因,他就是卡齐姆的继任者,神圣知识的掌握者。

  经过考虑后,穆拉·侯赛因成为第一个接受巴孛,作为真理之门,以及一个新的显圣周期的使者。[1][6]巴孛满意地回答了穆拉·侯赛因所有的问题,当场快速启示了优素福章的经注,后被称为《加尧穆勒-阿斯玛》,这被认为是巴孛的第一份启示。

新生字母

  穆拉·侯赛因是巴孛的第一个使徒,在五个月内,17名其他的赛义德·卡齐姆的追随者独立地认出了巴孛上帝显圣者的地位,其中有一名女诗人,被授以塔荷蕾(纯洁者)的称号。这18个人后来得到了“新生字母”的称号,担当着将新信仰传遍伊朗和伊拉克的使命。巴孛非常强调着18人的灵性地位,他们与他本人一起,构成了他宗教的第一次“合一”(Unity,阿拉伯语 Wáhid)。在阿拉伯语中,“团结”(Wáhid)一词用阿拉伯语数字系统的值是19。巴孛在波斯语巴扬经中给予了新生字母们类似于穆罕默德、法蒂玛、十二伊玛目和四个大天使的灵性地位。在某种意义上,他们类似于耶稣的十二个门徒。

宣示

  在早期的圣作中,巴孛倾向于把自己描述为通向隐遁的第十二位伊玛目的大门,随后他公开宣称自己即为第

1846年9月,巴孛站在设拉子Vakil清真寺讲演1846年9月,巴孛站在设拉子Vakil清真寺讲演

十二位伊玛目以及新的上帝的使者。[15]Saiedi认为,巴孛的圣作在整体上是有一贯性的,而并非中间有离断,或中途改变了想法,而巴孛身份的逐渐被揭开是由现实状况下多样性中的统一原则所界定的。

  1846年9月,巴孛站在设拉子Vakil清真寺的讲坛向公众讲演。在巴孛早期的圣作中,他所宣示的崇高地位是不容质疑的,但由于人们的观念,似乎他在传达一种印象,自己仅仅是通往隐遁的第十二位伊玛目的大门。[15]对他的早期信徒而言,他的具体地位问题并不清楚,而他们逐渐被告知,他并非仅仅是通向隐遁的伊玛目的大门,而是隐遁的伊玛目的显现,和卡伊姆本身。在他与穆拉·侯赛因早期的接触中,他把自己称作主和被允诺者,不仅仅是赛义德·卡齐姆的继任者,而是宣告了先知的地位,并不仅仅由隐遁的伊玛目委派,而是直接来源于神权。他早期的文本如优素福章的经注使用了古兰经式的语言,暗示了他的神圣统权,并表明了自己伊玛目的地位。当穆拉·阿里-巴斯塔米,第二位新生字母因为传导巴孛的信仰而在巴格达被审时,神职人员研读了优素福章的评论,从中发现了作了他是通往隐遁伊玛目的大门,因为巴孛告诫他的早期信徒,勿要将他的宣示和他的名完全公开。将自己的地者声称的神启,并且从中引用大量文字来说明,作者为自己作了弥赛亚的宣示。

  然而,在向公众宣告的早期阶段,巴孛的称号仍然强调位摆在一个较低的位置上的做法是为了创造出一种对隐遁伊玛目的期待,也是为了避免迫害和牢狱之灾,因为公开宣称自己马赫迪的地位可能导致巴孛迅速被处以死刑。在数月之后,巴孛看到他的信众和公众对他的接受和准备程度加深,而逐渐公开宣称自己为隐遁的伊玛目。随后在他最后的几年中,他公开表明了自己上帝的显圣者的地位。在对他进行的审判中,他在波斯王位继承人和其他贵族的面前,无畏地宣示了自己的身份,表明自己就是那被允诺的一位。在他公开宣示的开始几个月,这种谨慎的做法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关注,引起了尽量小的歧义。

  他的宣示逐步被完全公开,但也确实给人们造成了一定的疑惑,无论是在他的信众还是普通公众中。一些他的早期信众立即就承认他是有神圣权威的来自上帝的信使,这引起了巴比社团中的一些分歧。另外,尽管巴孛本人希望谨慎地传达这些信息,但许多他的追随者(如塔荷蕾)已经公开了宣称了被允诺的隐匿的伊玛目和马赫迪的到来。

旅行和监禁

  当18个新生字母都承认了他后,巴孛和第18名新生字母,库都斯,去伊斯兰的圣城麦加和麦地那朝圣。在麦加,巴孛写信给麦加的谢里夫,克尔白的监管人,表明了自己的使命。朝圣后,巴孛和库都斯回到了伊朗的布什尔。

  不久后,新生字母的传导引来了伊斯兰神职人员的反对,挑唆设拉子的长官批捕巴孛。巴孛在听到批捕令后,当即于1845年6月离开布什尔赶赴设拉子,向当局自首。他在他舅舅家被软禁,直到1846年9月,城里起了一场霍乱疫情。巴孛因此被释放,并去往伊斯法罕城。那里有许多人赶到主麻-伊玛目,一位同情他的当地神职人员的首领家里去看他。在一场非正式的聚会上,巴孛与当地神职人员辩论,展现了他快速即兴赋诗的能力,而名声四起。他的支持者伊斯法罕的长官死后,该省的神职人员向沙阿施压,命令巴孛于1847年1月去德黑兰[22]在德黑兰城外的帐篷里住了几个月,还没有见到沙阿时,宰相又趋势巴孛去大不里士,位于伊朗的西北角,并被囚禁在那里。

  马库堡(2008)在大不里士停留了40天以后,巴孛被转送到马库堡,位于土耳其边境的阿塞拜疆省。在囚禁期间,巴孛启示了他最重要的经文,波斯文巴扬经,但他一直到殉道也没写完。由于巴孛在马库越来越受欢迎,马库的长官也皈依巴孛的新信仰,宰相又在1848年把他转送到奇赫里特堡关押。但在那里的情况也是同样,他的名声越来越高,狱卒也放松了对他的管辖。也是在此处, áqa Bálá Big Shíshvání Naqshbandí为巴孛画了画像。

  于是,宰相命令巴孛回到大不里士,政府召集了宗教当局对巴孛的亵渎和叛教进行了审判。

审判

  1848年7月,王储和数名神职人员出席了审判。他们审问巴孛他宣示和教义的本质是什么,还命令他必须制造一个神迹来证明他有神圣权威。他们奉劝他放弃他的宣示。现对这场审判仍存九份目击报告,其中一部分的来源是其他更早的报告。其中六份报告是出于穆斯林视角,对巴孛的描述是负面的。这九份来源中,共列出了62个问题,但其中18个仅出自一份报告,15个出自两份,8个出自三份,5个出自四份,13个出自五份,3个出自六份。除了“是”和“他没有回答”外,总共记录了35个回答,10个出自一份报告,8个出自两份,6个出自三份,3个出自四份,2个出自五份,5个出自六份,只有一个答案是九份报告都提及的,即巴孛回答“我是你们期待了一千年的人。”他声称自己是马赫迪,大胆而毫不含糊。

  审判并没有得出结论,神职人员希望判巴孛死刑,但政府希望从宽处理,因为巴孛很有声望。政府咨询了医疗方面的专家,宣布巴孛疯了,不能被处决。似乎政府也对神职人员让步,散布谣言,说巴孛变节了。

  Shaykh al-Islam,一位当地有名望的神职人员,反巴比阵营的头目,当时并不在审判的现场,他提出如果巴孛神智正常的话可以判他死刑。因为巴孛叛教,他们签署了一份追杀令,声明“一名不可救药的叛教者的反悔是不能被接受的,之所以推迟了对你执行死刑,是因为对你的精神问题尚存疑虑。”

  王储的医生,威廉·考密克对巴孛进行了检查,并遵照政府的意思为宽大处理寻找余地。医生的意见为巴孛赢得了一点时间,但神职人员坚持认为巴孛应该受肉刑。所以巴孛受了笞刑(双脚底被抽打了二十鞭)。官方报道,因为笞刑太过严酷,巴孛变节、道歉,并且说他不会继续宣示自己的神圣地位。

  尽管有许多官方的来源说明巴孛否认了自己的宣示,但并没有多少非官方来源的材料来说明这些来源的可靠性。有些人认为这只是用来让巴孛难堪,降低巴孛在公众中信誉的。有一份未签名、未注明日期的档案,据认为是写作于巴孛在大不里士受审,并否认自己神圣地位不久后的。但这份档案的语言风格跟巴孛一向的文风不符,有可能是官方预先准备的,但巴孛拒绝签署。最终巴孛被令转送到奇赫里特。

巴孛 - 教义

  巴孛的教义主要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各自有个明确的主题。他最早的教义主要集中于对古兰经的和其他伊斯兰传统的阐释。这种阐释的模式在整个三个阶段中都是持续的,随后他的重点转向了哲学上的澄清,并最终声明自己的宣示是真实合法的。在第二个哲学阶段,巴孛对“存在”和“创造”做了形而上学上的说明,而在第三个合法性阶段,他的神秘性和历史性教义完全统一了。对于巴孛全部三个时期的著作的分析显示,他所有的教义都有内在统一的原则和不同的维度及形式。

巴孛 - 著作

  绝大多数巴孛的著作已经遗失。巴孛本人称所有的启示超过了50万行诗节,而与之对比,古兰经只有6300节。如果假定一页有25节,这就相当于有20,000页之多。纳比尔在《破晓群英传》里提到了巴孛在马库堡囚禁期间,启示了9篇完整的古兰经经注,但都已经遗失,无迹可寻了。但认清现存著作的文本字迹也不总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些文本还需要大量的工作。其他的则保存完好,有一些巴孛的著作有他信任的秘书的手抄本。

  大多数他的著作是回答巴比信徒特定的提问而启示的。这并不稀奇,早在使徒保罗的时代,书信就是一种古老的创作权威文本的形式。新约四分之三的文本是书信,或者内含书信。有时,巴孛在秘书或目击者在场时快速吟诵诗节作出启示。

  位于巴哈伊世界中心的巴哈伊档案馆目前约保存有190份巴孛的书简。一些重要著作的摘录见于仅用英文出版的著作汇编:《巴孛圣作选集》。Denis MacEoin在他的《早期巴比教义和历史出处》中,介绍了许多著作,下述许多概述都是从此处而来。除了主要的著作外,巴孛启示了很多书简给他的妻子和追随者,各种情景下的祈祷文,古兰经许多章节的经注,许多布道辞(其中的大多数没有演说)。很多都遗失了,其他的在选集中被保存下来。

  巴孛因为在他的宗教著作中间或使用正确或不正确的阿拉伯语语法而被批评,尽管在他的阿拉伯语书信中几乎没有错误。这种不连续性的原因可能是借之区别出不能透过文字的表象看见内部传达的深层含义的人。

分享:
标签: 巴哈伊 巴孛 至师 灵性大师 | 收藏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无限爱的爱者阿瓦塔美赫巴巴凯捷~!

行家更新